葫芦葫芦葫芦

好久不见,想你们了
有没有好好过?
嗯,听话,晚安。

-----封-----
不写啦,再见啦💭

两篇日常

口是心非

“托尼,铁锅炖要不要?”
“麻辣烫?”
“或者去...”

“我不去啊!”刘彤躺在床上,“好困!”
虞祎杰恨恨,“你不去?你不饿?”
刘彤眯着眼睛“不饿。”

“OK!”虞祎杰打了个响指,“刘彤啊!我跟你说,你不要想着我会带给你!你就睡着吧!”
边走还边唠叨“就拍了一个大夜就受不了,上次折腾我到半夜我都活蹦乱跳的!”
当然后边那句话是压着声音说的。

刘彤内心是挣扎的,拍大夜全是打戏让他浑身酸痛,只想睡,可是又想陪虞祎杰出去,听虞祎杰说这话心里还是美的,反正待会一定会带饭回来。

虞祎杰找了陈雨成和王宇奇,两人反正是无业游民,清闲得很。
可是没想到,被秀恩爱了...

“喂!”
“你觉得上次那个模型怎么样?”王宇奇和陈雨成还一直说话。
“喂!”虞祎杰瞪着他俩“你俩还吃不吃!”
王宇奇这才讪讪拿起碗筷“一姐?你今儿个吃炸药了??”

虞祎杰摊摊手“如果你们再秀恩爱,王可能是吃了炸弹!”
两人看他那小媳妇样笑得不行“咋不找带水出来呢?他今儿个不是没戏吗?”

虞祎杰气急“他虚!”
“卧槽!”王宇奇捂着嘴笑“虚?得补补!”
虞祎杰瞬间面红耳赤,糟心似的“不说了!”

“我打包一份!”
虞祎杰等人吃顿饭也挺快的,心里头记挂着,顺口就喊了一句。
心里想来想去,又说道“我不要了!不要打包了!”
阿姨本来心情不好,应都没应,就睨了他一眼,虞祎杰瞬间鼻头酸酸,好久没人那么瞪他了,想刘彤。
“阿姨,我还是打包吧。”

阿姨放下手上的东西,“我说你到底要不要啊!我刚刚煮了一份,你说不要我就倒了,要是一会再煮你又说不要怎么办!”
虞祎杰委屈,十分委屈,撅起嘴巴就说“你尽管打,大不了我倒嘛!!”
还回过头嘟囔道“反正刘彤有钱。”

阿姨煮好后还是恨恨的瞪了他一眼,虞祎杰走远后回头喊道“阿姨你这样子不行!”
把阿姨都气笑了。

王宇奇和陈雨成也是哭笑不得,陪着他回公司房间就走了。

“喂!”虞祎杰加大音量“刘彤!刘彤!”
“嗯?托尼~”
虞祎杰没有发现,他只要喊托尼,听起来就特别像是在撒娇,带着鼻音的那种。
刘彤一听,还真精神了“你回来了?”
“起来吃饭吧。”虞祎杰把饭盒一甩,面无表情坐在床上。

“你怎么了?”
“一姐?”
“虞祎杰?”
“Jerry?”
“小笨蛋?”
“你怎么了!”刘彤突然严肃起来“怎么啦?”

虞祎杰撅着嘴,“不想你,一点也不想你!”
刘彤被逗得直笑,揽着虞祎杰就偷亲,“知道了,知道啦~”




-------





腿上全部都是毛的蟑螂~

虞祎杰每天要干的事,趴床上玩手机,玩自己手机,玩刘彤手机;洗衣服,洗自己的裤衩,其他的交给刘彤;看动漫,七龙珠最喜欢;上个微博,没事怼怼粉丝~

春光明媚,连练习都没有,虞祎杰一整天躺在床上,玩手机洗衣服看动漫怼粉丝都算了,腰酸背痛的趴趴。

“虞祎杰,起来!”
“我不要!”
“你的裤衩我可不洗!”
“哎呀,我不起!”
“你粉丝说你要秃顶了,快起来怼!”
“不了嘛~我累!”

虞祎杰吃完躺,躺着吃,刘彤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虞祎杰,你真不起来?”
“我不~!”

刘彤闪出门外,直通楼下的小卖部,啥东西都有,一看就是个孩子摊,刘彤出现在那挺突兀的。
“老板!”
“你干嘛!”肥肥的老板面对刘彤一脸的坏笑,差点瑟瑟发抖了起来“你要干嘛!”
刘彤憋住笑,“我买蟑螂。”
“最好是腿上全部是毛,放下去特别有感觉的那种!”
“大只一点,肚子鼓一点,像怀孕的那种!”
“对了对了,翅膀也要大,看起来像要裂的最好!”
“还有还有阿!最好是半死不活!”

老板嘴角不停抽搐着“卧槽!你要拿去干嘛!”
“治一条鱼的坏毛病!”刘彤势在必得。
老板虽然觉得惊悚,为了钱,还是出卖了他的镇店之宝,长毛大蟑螂!
刘彤拿到手里的时候都觉得恶心吧啦的!
有点于心不忍了呢!

“虞祎杰,你起不起来!”刘彤想好了,再问一次,起来就放过他,不起来哼哼!
虞祎杰以为刘彤还在刷存在感,还是闷闷的撒娇,“不起来,就不!”

刘彤顺手一挥把蟑螂丢了过去。
十秒钟的沉寂...
“卧槽啊啊啊啊啊啊卧槽刘彤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嘛呀!我的天那!!啊啊啊”
虞祎杰一个鲤鱼打挺迅速翻下了床,两步就跑到了刘彤面前,几乎整个人都挂在刘彤身上,还不停的摇晃“刘彤啊啊啊啊!”

刘彤哎呦一声“一姐你咋那么惨呢!居然和那么大的蟑螂睡那么久,你看看,这个蟑螂居然还怀孕了,你的床哟!!还那么长毛,你床上的发丝不知道是你掉的还是它掉的,一姐啊,你怎么那么惨!”
刘彤堪称年度戏精,把虞祎杰唬的都炸毛了,浑身不舒服。

“没事没事,你去洗你的裤衩,我去帮你把床弄干净!”
虞祎杰被刘彤抱到厕所里去,特别乖巧的坐在椅子上思考人生。

刘彤恶作剧成功,脸上笑嘻嘻,心里蛮愧疚的,想着晚上弥补他~
因为虞祎杰不会再睡他自己的床了...

刺客山庄



不知道你们想我了没kkk
新年快乐٩(˃̶͈̀௰˂̶͈́)و


公孙钤外出不甚着凉,陵光哭泣不停?

公孙走遍四方八荒,喜欢到处游山玩水,纵情诗意,只是这回竟不幸...
失足掉水里?
甚幸途中遇萧然救起,一路护送回刺客山庄。
公孙先生害怕陵光担惊受怕,一路嘱咐萧然不可说实话,要不然以后出不了门,看不了美景,吟不了诗。

萧然是一介武夫,最是重情重义,但又头脑笨,就像“掩耳盗铃”一样,这个秘密要所有人来守着。
于是...
萧然召一人去和陵光说途中遇公孙钤着凉生病,又叫来了九个手下,分别前去执明、慕容离、仲堃仪、孟章、方夜、子煜、毓骁、艮墨池、骆珉处传话:
公孙先生不幸失足落水,无大事,但高烧着凉,此事不可告知陵光!


九位都是聪明人,自然守口如瓶,也是心生善良,纷纷赶去慰问陵光,怕其伤心。

慕容离和执明最先到,三毛钱的执明嘴直接就编了个理由说“陵光你不要伤心,公孙他只是洗了凉水。”
又接着说“像这种情况呢,多半是冻着了,吐一吐就好了,不要担心。”
陵光一听不得了,眼泪啪啪啪就掉下来,慕容离一看马上把执明拉走了。

毓骁和子煜第二个到,子煜还捧着一大捆衣物,把单薄的陵光围成团子,还体贴的擦了擦眼泪,只是这个欠揍的嘴还是唠道“别哭了,等公孙来了还有得哭。”
“陵光你放心吧,公孙他只是吹了冷风,忘记该盖被子。”
毓骁一听,慌撒大了,连忙掐住子煜耳朵,撒腿就跑,留下身后的陵光身形缓缓颤动。

仲堃仪和孟章两人本来也是要去看望陵光的,结果因为...事仲孟两人鸡飞狗跳的,(详情见上篇刺客山庄)陵光看着听着头疼,干脆闭门为净,怎耐两人真挚如珠,一定要安慰一下,在门口使劲喊“陵光你放心,公孙他只是因为吃错了东西半夜拉肚子,结果忘记穿衣服着凉了!”
陵光一听,把门的杆子也架了上去,终于支撑不在住,坐在了地上。

还好遇上了艮墨池,艮艮甩了骆珉十分开心,这会儿可以耐心的和陵光谈谈心,怎奈遇上了哀怨的方夜。

方夜对执明怨气实在是大,噼里啪啦说“要不是执明庄主提供银钱给公孙先生出远门,公孙先生至于洗了凉水吃错东西不穿衣服拉肚子吹了凉风忘记盖被子睡觉着凉吗!”

陵光一听,哎哟喂!泪流满面,哭晕在地,恰好公孙被送进了院子,善良的艮艮让他俩睡在一起看大夫。

虚弱中,公孙头脑发昏,还要坚持发誓“陵光,陵陵,光光,我没事的,我保证,我是着了凉,绝对不是失足落水。”
陵光眼皮一翻“我不想听你解释了。”

从此,公孙先生不被允许出远门。
至今公孙先生还想不通,为什么...
到底是,为什么?

七秒(十三)完结


夜渐渐的深了下来,刘彤走得稳健了一些,背后的虞祎杰睡得很香甜,头一晃一晃的,在暴露着的衣口不停的蹭着,刘彤可感受到了,皮肤上还有嚅嚅的感觉,怕不是和以前一样爱流口水吧。
想着笑着,穿越了那么多的绿化林,路过了那么多的街灯,蝉鸣声此起彼伏,刘彤慢慢的上了楼,安抚他睡到床上,不安分的虞祎杰还动手动脚的缠了刘彤好一会儿,虽无奈却幸福,刘彤点着他的鼻子,说了好几句,我真的很爱你。

虞祎杰听不到。
刘彤笑了笑,整理一下整理自己睡在了他身侧,放松了僵硬的身体,昏昏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梦里什么都是美好的,像是回忆像是播放式,那一夕一载,就像旧碟片一样,一幕一幕的出现消失。
刘彤茫茫然的睁开眼,被折射进来的阳光刺激得又闭上了眼。
伸手摸着,却发现身边空空如也,刘彤惊起,绷直了身体,四处搜寻着,或许是他的感觉,似乎要少了什么,心里空落落的,下床时摸到了右手边的纸,纸下垫着那张虞祎杰一直夹杂本子里的照片,纸上写着,
想让你带我去吹吹风,却发现心里很痛苦。
你不能辞了那份工作,而我不能工作,注定是痛苦的。
我爱你,同样,想忘了你。
再见。

虞祎杰的东西都没了,衣服收拾得很干净,像是不给留念想一般,未留半样。
走得很安静,连一个拥抱都没有,一个早安吻,晚安吻都没有,似乎刘家那些甜蜜都是幻想一般,刘彤无力的坐在地上,手机一遍一遍的拨打着那个烂熟于心的电话,都是关机。

“明明我真的爱你...”
刘彤紧张的拿起来,来电显示却是朱戬。
那边说,大清早是他接虞祎杰走的,之所以一直吵着去聚一聚,就是为了找朱戬商量。
是策划很久的事了。
“就当他去散散心了吧。”
刘彤甚至连挂了都没有,把手机丢得远远的。
还会回来吗?
刘彤觉得他的世界,突然间,一片黑暗。

虞祎杰拉着拉杆箱,出了和刘彤的住处,朱戬一直帮着拿东西,还唠叨道,真的放得下吗?
虞祎杰也忘了,就低头翻着本子,看到自己即将离开心爱的人,心里又疼涩了起来,入骨的爱意哪能那么容易割舍,即便是完全没有他的记忆。
他回头看了看,拉起箱子走,像被风吹散了一样,“我会放下的。”




喜欢be的朋友看到这里就完结了哦!
对不起,我烂尾严重!




“托尼!”虞祎杰突然间跑过来抱在刘彤的脖颈上,对方做贼心虚似的立马盖上了笔记本电脑,“你干嘛!”
刘彤埋下了头,眼睛肿肿的,“我看了个小说。”
“你走了!”
“你干嘛走啊!!”

虞祎杰懵懵的睁大了眼睛,“什么走了?小说?”
刘彤不好意思的打开笔记本,指了指,“你把我忘了,然后还离开我了。”
“啊!看什么破小说!”虞祎杰捧着刘彤的脸,“托尼啊!第一,我不可能会失忆好吧!第二,我不会离开你。”
刘彤抱紧了虞祎杰已经没有了小肚子的身子,还带着闷闷的鼻音,
“哦。”(╭(╯^╰)╮)




---
说好的虐也没有虐,好不容易水煮鱼发糖了对吧
七秒就这样子戏剧性结局了,虞祎杰说破小说我很伤心的哼!!(就算是我写的!我也哼!伤心!)
hhhh丧心病狂的不要理我╭(╯^╰)╮

七秒(十二)


再甜一下啦


跟预期的差不多,在青岛拍了两天戏就杀青了。
刘彤和虞祎杰去了很多地方,游玩了各个好玩的地方,浪漫的游乐场也玩得起津津有味。
还有去了刘彤家的小花园,呆了一天,种了几株一起去花店买的小玫瑰,不知道会不会成长,他们约定了,以后累了就一起回来,用来聊以慰藉。

两人趁着刘彤父母回来之际,坐着大巴又走了。
故意慢一点的,就搭着车,慢慢的。
虞祎杰在他身上靠着,熟睡的脸庞,是刘彤最爱的,因为一低头,就能吻在他的睫毛上,看着他一颤一颤的,再安抚他。

刘彤偷偷的翻了这些天没有打开过的本子,最后一页,全是'刘彤,我爱你。'
心里想了挺多的,又心疼又激动。
回到家里时已经晚上五点了,虞祎杰睡得一磕一磕的,下车反而精神了,吵着要和朱戬查杰等人吃个饭,当然,朱戬等人也是期待已久,想让刘彤破费一次的。

平时安安静静听人安排的虞祎杰提建议,他要去第一次和刘彤见面的地方,铁锅炖。
挺喜欢那里的鱼,那里的辣酱。
这些话其实是问过大师兄百分之百确认的,那时候他们留下了很多很多照片,在那个相册里静静的躺着。

刘彤给他换了衣服,以前虞祎杰买的,一件黑一件灰,瘦骨嶙峋的,让刘彤心疼了好一会,他说,以后要好好的给他换着做吃的,腻的甜的要把他变回以前一样。
虞祎杰笑笑不说话,这个美好的幻想大概是没办法完成的,只能是个幻想。
刘彤给他一杯甜腻腻的草莓奶昔,他捧着喝,他看着他,走着走着就到了,朱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站在门口,就像那时第一次看见失忆的虞祎杰一样,每个人都少了那一抹最开始的陌生感和不适。

虞祎杰被安排在主位,旁边坐着小师弟和三哥,负责好好的喂饱他,刘彤被朱戬拉拉扯扯的坐到了别处,被灌了两大杯椰奶,连说话时舌头都捋不直,隔着中间铁锅浓浓的烟雾,刘彤抬头正好望去,对方眼睛亮晶晶的,眉头弯弯的,似乎在笑。
这样子就很幸福。
刘彤他说。二三好友,一个爱人,便足够。

虞祎杰绕了大半个圈子,把手里的东西全部递给了刘彤,再安心的回去吃一轮。
这厢刘彤做作的对着虞祎杰离开的背影伸长了手,逗得众人直笑不止。

不可小看好几个大男人的食量,整整一锅汤水和好几瓶椰汁都空空如也。
朱戬等人饭饱食足的也会做个好人,先行打发,让两人继续独处。

虞祎杰很是留恋那种兄弟的感情,流失了记忆,也变得兴趣缺缺。
刘彤背着肚子明显胖了起来的那条鱼,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以前我一背你,你都要拿小拳拳锤我。”

虞祎杰一听,真的挥舞了起来,打到了刘彤的脸蛋,平时自恋,这会倒一点顾忌都没有,乐呵呵的道“不要动了胎气。”
虞祎杰掐起了他的耳朵,“你说谁呢!”

“哪条鱼肚子都鼓了起来,就是在说谁呀!”
刘彤颠了颠背紧了那条鱼。
属于他的那条鱼。

七秒(十一)


虞祎杰被折腾了半夜,睡下去时整个人像碎了一样,刘彤抱着他洗了个澡,过于疲劳双双睡了过去。

刘彤看起来瘦,精力倒是挺好,开工早,他也跟着提早起,还是那个配方。
鸡蛋,牛奶,面包。

牙膏,洗簌杯水,刘彤全部准备妥当才喊醒嗜睡的虞祎杰。
本来就精神困顿的他每走一步路都要撑着要,身子后面疼得厉害,步子都放小了。
虽然忘了发生了什么,但是身体时时刻刻在提醒着自己发生过什么。

虞祎杰蹲在厕所里,拿着本子
在本子上写下日期,却不知道该写上什么重要的事。
但是是一个特别的日子,总是值得纪念一下的。

“今天我们就开工了。”
虞祎杰望了上去,刘彤倚在关着的门上,
两小白球鞋斜斜的蹭着
“你,还行吗?”

虞祎杰脸蹭一下就红了,支支吾吾的,嗯了一声,在刘彤听来嗔痴不过,心又抓紧起来,“我没有弄伤你吧。”

“没有。”
“那你可以出来吗”刘彤让开了身子,站在门口忐忑不安,虞祎杰拖拖拉拉,还是红着脸出去了。

刘彤是服务型的男朋友,到处都弄得周到,没得嫌,虞祎杰觉得自己就像一只猪,懒散得只能让刘彤到处收拾。
为了顾及虞祎杰某处不为人知的伤口,刘彤决定就不卖弄浪漫,叫了一辆车,小心翼翼的把人扶上去,弄得司机师傅撇撇嘴,气氛有些尴尬和怪异。

二人到时正好开工,导演不由分说的把虞祎杰编到A组,刘彤在B组,两人被分得远远的。

还好A组有李星,刘彤再忙也得把人交付好,师弟更是愿意帮忙,毕竟两人关系其实蛮好的。

虞祎杰拿着刘彤给他写的剧本标注和自己的本子站得远远的,还扶着腰,看起来奇怪得很。
李星也是一个脑子比较单纯的孩子,上去就问道“师哥,你这是和师兄他那个了?”

虞祎杰可全都忘了,尴尬得背过身,导演喊得紧,硬着头皮就冲上去。
幸是刘彤写的剧本标注还派上用场,再加上虞祎杰本身对戏就有天赋,身体里潜意识的戏骨一出,不仅卡的戏份变少了,导演还夸得大乐,直言明天晚上或许能杀青。

一整天拍完,虞祎杰已经累得可以瘫倒,而瘫倒又怕后面会疼,急的鼻子都皱了起来。
翻了翻本子,今日事件是开工。
依旧陪在身边的是刘彤。

虞祎杰捏紧了本子,在夜色朦胧中找刘彤。
这厢刘彤被补镜头拉住了进度,心里吓得半死,要是虞祎杰自己跑了怎么办?
正想着,他就出现在面前,一个下午未见,依旧是面色红润,活蹦乱跳的,刘彤眼睛里瞬间亮了起来,吸了吸鼻子,走上前抱住他。

“怎么找到我的,嗯?”
虞祎杰笑得傻傻的,
“我身体记得你,就来找你了。”

刘彤闷闷的,“真的吗?”

虞祎杰手里收紧了本子,照片在本子里被折了一个角,
“我能找到你的。”
“你放心。”
刘彤心里的那块大石落地,感动旋还在心间。
“祎杰,你真的没有忘记我。“

虞祎杰分开了拥抱,白皙的手放进刘彤的手里,被环得紧紧的。
没有说话。

七秒(十)


才发现不知不觉就100+粉,咱这小冷圈太冷清了也是不容易。
葫芦就修了辆小破车,好像...不小心偏离轨道
一个清水写手第一次开车,献给了我们水煮鱼



刘彤的家里很好看,复式三层,简简单单的还有一个小小的花园。
墙篱围着一些迎风生长的风信子,黄的蓝的。
“你以前来过一次。”

虞祎杰抬头的瞬间,刮着的风掠过刘海,在风中悄悄的打了个结,一过又无声无息。
“是吗?”
手指搅着自己的衣服,忘记了,让他觉得有些羞愧。

“不过不是和我来的。”
刘彤轻轻的拂过鲜嫩的花儿瓣,闻着花香,似乎像花中的蝴蝶般悠扬,轻松了,到家了,便足够轻松了。
“你和大师兄他们来的。”
“我们在恋爱,你悄悄跑来,什么都不怕,挺直腰板和我妈妈说'阿姨,我就是喜欢刘彤',那是我和你的一个赌。”

刘彤捧着虞祎杰瘦弱的小脸,白皙的皮肤就像一个娃娃,害怕捏碎了,只好抵着头,“我说你懦弱不敢面对我们的爱情,你说你可以做到。”
“我输了。”
“祎杰,我的一生都输给你了。”

刘彤眼角掉了一颗泪,抹掉棱角和轻狂,是眼前人的给予。
爱和欢喜,悲和忧愁,都是他的给予。

虞祎杰是个感性的人,手中的本子掉到了地上,拥抱了他。
干硬的安慰道“别哭了。”

“我又哭了。”
刘彤自己忍不住就笑了起来“我又哭了,今天怎么就这么没用!”
笑着笑着又哭了。

“为什么哭呢?”
“情不知所起,却知深浅。”
这次是刘彤捡起的本子,“我在想想我们的未来,该怎么办。”
“我不想丢了你,同时。”刘彤痛苦的捂住脸“我好像没办法照顾好你。”

虞祎杰低头说道“你不用担心。”
刘彤以为他在安慰自己,却没想到他想离开自己。

“好。”
刘彤摘了一朵信子别在他的小休闲白衫的口袋里,可爱的花还跟着风扬头。

“我想吃饭了。”虞祎杰憋了挺久,读不懂刘彤的情绪也不忍破坏他的氛围,结束话题立马就暴露了自己干瘪瘪的肚子,空腹很委屈。
刘彤破功般的笑起了弯月,“吃什么。”
“可以吃你吗?我的鱼。”
虞祎杰听多了荤话都忘光光,眼见的耳面都要红,被刘彤拉进了房子。

“你洗澡先吧,今天我们不出工了,洗完我们就吃。”
“吃完呢?”
“你想干嘛干嘛。”刘彤是真的受不了动不动就嘟嘴的这孩子,浓厚的眉毛一挑,逗得体内赤热赤热的。

“哦。”虞祎杰随便挑了刘彤的裤衩便进了厕所。
刘彤闲庭信步,四处慢游,看看家里有什么变化。
多了一条鱼,父母走得匆忙,鱼缸已经被小家伙弄得特别脏,看起来粘粘的。

“鱼啊!你怎么这么可爱,肥肥的又红红的小身子。”
虞祎杰带着水出来的时候正好听到刘彤的这句话,猛的缩了回去,对着空气说什么呢?
“啊呢!你别咬我!嗯~那个!吃了!!”

虞祎杰血色冲上了白皙的脸颊,才发现自己原来那么容易被撩到,有些昏昏沉沉。
“嗯。”
刘彤回头,刺激得捂住了心口,虞祎杰半开的衣衫溜到了肩,手捂在自己的下面,像个娇羞的小姑娘。
自己的衣服终究是大了点。
但是福利很好。

刘彤干渴得咽了咽口水,上前替他拉好衣服,不到一会又掉下来,索性也不理,就是要看不敢看,心里撩得厉害。

虞祎杰是贵宾,坐在沙发上像只慵懒的小猫,扒拉着剧本。
刘彤做了乌冬面,不辣,不合虞祎杰的胃口,硬是付出了大半辣椒,又担心他吃得不好。
热了杯牛奶,喝得精光。
没有半勺糖,杯嫌弃了。

“我能爱你吗?”
虞祎杰吃饱喝足,看着忙碌的刘彤,脱口而出,自己褪去了半个衫,露出了瘦得不行的肩膀,胸口。
“明天..明天开工。”刘彤结巴了起来,“我怕弄伤你。”

“我怕我过后忘了还是没有勇气了,刘彤。”虞祎杰沙哑着喉咙,引得刘彤瞬间布满情欲和怜惜。

他躺到了沙发上,感受到身上人的火热和迫切想得到一切的心意。
衣衫顺着沙发滑落,最后一块遮羞布掉地。
刘彤万分想疼惜,又万分急切,饶是如此也做足了前戏。

“你知道吗?”
“和你在一起的这几百个日夜,我是如此的爱你。”
尾音刚落,聆听最美的呻吟。
“嗯~。“
即便是受不了了,虞祎杰也喘着把话说完,
“我知道,啊~。”

“我好疼啊刘彤。”

刘彤看着性感得气喘吁吁的人儿,满头大汗,像水中浸泡出来似的,猛的挺身,送到了最深处。
只有他的最深处。
绽放了属于他们俩的美。

“对不起让你那么疼。“
刘彤抽动着,边抹掉他的泪,含下去无味。
却十足代表他的疼痛。
“你忘了我,这么疼能让你记得我吗。”
刘彤吼了一嗓子,和身下人一起到了高潮。
一夜旖旎无眠,风光无限好。
“请一定要记得,我是刘彤。”
...TBC...

七秒(九)


刘彤和虞祎杰坐了很久的车,到达青岛的时候已经快到午时了。
导演答应的,放他们半天假,明天再开工。
虞祎杰看起来兴头特别高,吵着嚷着要沿着河上的圆弧走到对岸。
是一件特别傻的事,刘彤儿时也不干的。
这会儿硬着头皮,倒是玩得很开心。

虞祎杰撒开腿玩的,跑得飞快,公司练习的平衡倒是有用,他一会一只脚走,一会倾斜着走,看得刘彤心惊胆战的在后面追着扶。

“慢点儿!祎杰啊!”
刘彤气喘吁吁,手撑着大腿,实在是追不上去了,只好一通大喊,没想到越喊他倒是跑越快。
河道长长的,长长的,像一条龙,刘彤停在中间,虞祎杰在他前大约十米处,怕他追不上来似的,停了下来。

“刘彤!“
虞祎杰翻起了他的本子,牛皮封面有些皱了,大概是刚刚在车上被抓伤了。
“谢谢你!”

“噗!”刘彤很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谢我干嘛啊!”捏着自己的鼻子道“我又没做什么,就算是有做,也做得糟糕透了。”

“刘彤!”
虞祎杰放下了本子,背在身后面,
“我想我爱你。”
他锤着自己的心脏,“我感受到了,你呢。”
感受到它靠近你的声音了吗?
即便是忘了关于你的一切,我的心脏依旧记得,遇见你时的激动,兴奋和欢乐。

刘彤红了眼睛,大脑乱成一团麻,或许是委屈,或许是激动。
不知道要说什么,就像被大石在胸口堵住了,就像孩提哭泣哽咽了一般,无法开口。

“对不起,我爱你。”
即便我只有七秒,也在爱你。

刘彤迈开了脚步,一步一步的靠近,站定在他的面前。
往怀里一带,轻轻的吻了上去。

我能回应你的,只有同样的爱。

虞祎杰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进了互相缠绵的嘴里,咸咸的,带着苦意。
为什么要哭呢?
虞祎杰的本子掉到了地上,风吹动着,
它说,离开。

刘彤背过了身,抹干了自己脸上的眼泪,蹲在地上没办法平静。
虞祎杰忘了,忘了为什么自己痛哭流涕,为什么对方狼狈不堪。
原本伸向前要安慰的手缩了回去,弯腰捡回了孤独躺在地上的本子。

风起天阑,一切归于平静。

刘彤擦干了一切,还假装潇洒的甩了甩头发,虞祎杰看在眼里只觉得幼稚又可爱。
“喂。”
“你怎么了吗?”
“怎么哭了?”

“想家了不行吗?”刘彤突然觉得自己太丢人了,可是如果不哭出来,就始终会成为一个心结,还犟着嘴道“我就是想家了。”

“来青岛了。”
“去你家呗。”虞祎杰调皮道,收到了来自刘彤的惊讶,撅撅嘴解释,“手机上写的,青岛,刘彤的家。”
如果以前没有备忘,现在便是被忘。

“好!”刘彤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我带你去见公婆,反正不丑不怕。”
“可以不见吗?”虞祎杰脸一下子就垮下来“我不敢见长辈。”

或许是虞祎杰的模样太可爱,小媳妇般的对着手指引得刘彤爆笑不得。
“好啦!”刘彤拉着虞祎杰边走,“他们去旅游了,家里只会有我们两个人。”

“这样子往往会更加不安全的,祎杰。”
虞祎杰懵懵的望着他,


“你会被我吃抹净的,鱼。”

...TBC...

七秒(八)


“还回来呢?都忘了怎么演还回来哦?”
刘彤带虞祎杰到的是ly公司,艺人们多的是,人多自然嘴就杂,再加上虞祎杰以前高冷的样子唬到某些人,在他落难的时候自然要嘲上两句。

“这戏还能拍啊?拍出来能看吗?哈哈哈哈。”
刘彤气到眼睛眶都泛了红,恨不得上去一拳一个,虞祎杰倒是没什么反应,在外人看来,还是特别高冷的样子,几个红毛师弟瞬时有了些不寒而粟。

“你们道歉吧。”刘彤第一次对师弟们说出重话“他是你们的师哥,怎么样都是。”
“我希望你们没有下一次,否则我非抽你们两巴子不成!”
虞祎杰轻轻的拉着刘彤衣袖下摆,骨子里藏着的温柔在指尖的触碰上一览无遗。

“我没事。”虞祎杰道“不要生气。”
“托尼!”
刘彤气都快气笑了,随他去吧,拉着虞祎杰的手往后台去。
别说一群师弟还真被刘彤唬住了,一声不吭的面无表情。

“师哥你们来啦!”李星等人是待机了好几天终于等到了对手戏的角,又是第一次见到出事之后的虞祎杰,难免有些激动,“祎杰师哥没事吧!”
虞祎杰退了两步摇摇头,站在刘彤身后拨着指甲盖,突然生起了怯意。

“我们今天转移青岛,也就是刘彤的家乡,拍摄最后几个场景,一会集体出发。”
导演站在高地上,还意味深长的看了几眼虞祎杰。

“你的家乡?”虞祎杰就记得这个重点,全程高兴的不得了,是打从心里就喜欢的。
刘彤跟着笑,等到了工作人员一起随行的大巴车上已经困得受不了了,趴在虞祎杰腿上就睡过去了。

虞祎杰整个人很兴奋,打开了微博发现自己真的在青岛待过。
'喜欢青岛,因为你。'
以前可真的太做作了呢。
虞祎杰想,青岛的艳阳真的比别的地方好,手指缝永远没法合得拢,从缝隙里穿过的,是希望。

虞祎杰低头抿着嘴笑,手不由自主的帮刘彤撩开扎眼的刘海,露出了精致的妆容,和掩不住的黑眼圈,
这一段时间辛苦了。
虞祎杰边看着本子,边把想说的话在脑子里念一遍。
他忘了刘彤的声音,忘了刘彤的存在。

想起,又忘记。
经历,又过去。
痛苦不仅自己,还有刘彤。
虞祎杰打听到了,自己的戏份,其实只需要两天。

如果不再成为刘彤的拖累呢?
他能不再像今天昨天前天那么累吗?
能没有黑眼圈,能照顾好自己吗?
能遇到比自己优秀的女孩子吗?
能吧。
虞祎杰悄悄抹了眼角终究倒流回去的泪珠,咬着嘴唇温柔又倔强,如果离开你,你的鱼儿能不能活呢?

路面湿滑和陡峭让大巴不停摇摆,刘彤不适的颤了颤,头愈往虞祎杰的肚子上靠。
虞祎杰觉得他特别像个孩子,撅着嘴笑了笑,小心翼翼的把一只手架在他的脑袋上,一只手揽着他的肩膀,躺成最舒服的姿势。
刘彤又温暖又安稳的睡得很香甜。

“祎杰,你吃不吃这个呀?”
“不要!”
“不吃好歹给肚子吃点吗!都有了孩子还不会照顾好自己!”
“你才有孩子呢!”
刘彤嘴慢慢咧开,眼角明显的上扬着。

虞祎杰轻笑着,伸手描摹着他的眼睛鼻子嘴。
明明是一样的构造,为什么偏偏是你。
长出了我爱的模样。

刘彤感到鼻子有点痒,以为是蚊子,伸手拍了拍,让虞祎杰回了神。
刘彤,托尼,带水,亲爱的,我忘了你。
想不起来你。
是不是证明其实我不需要你呢?
如果我不需要你,为什么一想到要离开你,就受不了了呢?
...TBC...